汇报影片创作视角,《小意思的难点》是老舍先

2020-01-11 21:14 来源:未知

由梅峰执导,梅峰和黄石编剧,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说,范伟、殷桃、张超、史依弘、王瀚邦、王梓桐等主演的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已于11月21日上映,小编强烈推荐大家去影院观看,感受影片独有的中国式人情。

图片 1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老舍先生发表于1943年的短篇小说。这篇小说讲述的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庆,一个名叫树华的农场,在主任丁务源的管理下走向衰败的故事。导演梅峰在谈到电影对小说的改编时曾这样说:电影的整体视角,是观察式的,不要强化主观介入。从最终的完成性考量,即使电影对原作有所取舍,但始终还是要跟随、还原老舍先生作品的精神基调。这个基调,就是在哀其不幸的感叹里,有悲伤与同情。

十一月初有幸在南艺电影馆看了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的点映。放映厅不算小,来的人很多,挤满整个屋子。因为不是阶梯式座位,坐在后排,电影有些被阻挡。尽管如此,这部黑白色带有民国风慢节奏的电影吸引了我,感到耳目一新!

电影继承了小说的三幕剧式结构,增添了女性角色的戏份以平衡与丰富银幕上的戏剧性表现,以《万家灯火》《乌鸦与麻雀》《小城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等国片经典为坐标进行了影像的风格处理。(可点击查看编剧之一黄石的创作阐述:《不成问题的问题》曝终极预告,编剧黄石创作笔记独家呈现!)作为市面上少有的讲述现实问题的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在此前影展点映时就已收获了大批好评,很多观众也表示十分认同梅峰导演所强调的原著中的现代性。

影片结束后,导演梅峰老师和影片中秦妙斋的扮演者张超来到现场,讲述影片创作理念,回答观众问题。我因为有事,没听完答疑,匆匆离去。

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梅峰导演的创作阐述,摘自《不成问题的问题从老舍小说到梅峰电影》,该书既独家呈现梅峰、黄石创作的完整剧本,又同步收录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权威版本为底本的老舍原著小说,另外还独家收录了珍贵幕后剧照、全片分镜表、导演专访等,尽可能全面地为读者展现从小说到电影的诞生过程。

时隔二十天机缘巧合,读到梅峰老师编著的《不成问题的问题》,弥补了心中的遗憾!这本书集合了导演、编剧,摄影、美术、造型、录音等影片主创人员的创作思想和创作过程,以及原著小说和改编剧本的完整版,又收录三家媒体对导演梅峰的访谈,清晰完整再现了一部小说,如何从文学艺术过渡到影像艺术的全过程,为读者研究电影,了解电影,提供了许多详实的资料。

在哀其不幸的感叹里,有悲伤与同情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老舍先生在1943年写的一部短篇小说,讲述抗战时期的重庆有个树华农场,物产丰富,天时地利,却在管理人丁务源的带领下年年亏损。小说围绕农场亏损的现状,讽刺主任丁务源不经营生产,只经营人脉,新任主任尤大兴重视生产管理,却最终被迫离职的事实。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老舍先生发表于1943年的短篇小说。

丁务源和尤大兴不同境遇的对比,隐喻了在中国,“决定一个人生存状况的,是人情关系,而不是才能、业务,或学识;一个人只有处事圆滑并拥有强大的社会人脉关系,才可以在社会上寻求一席之地,否则,一切努力都只会是徒劳。”

这篇小说讲述的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庆,一个名叫树华的农场,在主任丁务源的管理下走向衰败的故事。小说用讽刺的笔触,非常清晰地描述了这样的事实:在中国,决定一个人生存状况的,是人情关系,而不是才能、业务,或学识;一个人只有处事圆滑并拥有强大的社会人脉关系,才可以在社会上寻求一席之地,否则,一切努力都只会是徒劳。

梅峰导演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从事外国电影史论的教学,也从事编剧方面的教学工作。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一篇深刻、尖锐,又带有寓言色彩与幽默基调的作品。小说中的这个农场,在一定意义上,是整个中国人情社会的缩影。每个人的应变与取舍、妥协与放弃,都源于深厚的中国传统社会结构与世俗伦理文化。

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生导师钟大丰评价梅峰:“当今为数不多的能够把学者和艺术家两种身份较完美地结合于一身的电影人。”

影片的故事背景:树华农场

影片《不成问题的问题》完美诠释了钟大丰教授的评价。

小说直面中国人的性格弱点:一切问题不要伤及面子,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打通了人际关系,就没有问题了。人际关系是主要问题,其他的,全部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梅峰导演给影片定位是诗意的文人艺术电影,所以他主动限制自己使用今天的电影技术。他说:“镜头特漂亮、正反打弄得特准,控制观众的视点,通过音乐时时刻刻暗示观众,调动他们的情绪。今天的技术都能做到。我们放弃这套东西,大家就看看到底这个故事本身有没有趣味吧。”

小说结构严密,情节环环相扣,是一部布局均衡、线索完整的三幕剧。

1、一个褪去色彩的影片

在人物谱系上,故事涉及了三类人:官员乡绅、流氓艺术家、留学海归。即使是今天,在表现与注解中国社会文化肌理与构造上,这些人物也非常具有当代意义的现实性和代表性。

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感觉——画面素雅清淡。整部影片用黑白灰来呈现,虽是黑白片,但不是对比度强烈的黑与白,是如中国山水画那种写意的色调,颜色清淡,黑色饱和度低,灰色较多,画面上像浮着一层雾气,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情思在其中流动!

但是因为是民国戏,电影在视觉呈现上有非常大的难度和挑战。

老舍先生的小说发生时代背景是民国,一个距离我们很近又很远的时代,如何把握这个时代的真实感和距离感,导演和主创人员参考大量民国时期的资料,确定用黑白作为民国的色彩,因为采用“黑色电影”的艺术方法,可以写意的表达出影片中虚化的民国,同时中国传统的东方美学也在这一黑一白之间表现出来。

室内戏的处理上,要做到平稳、简洁(左二为范伟饰演的丁务源)

2、一个褪去声效的影片

在电影里,人物要怎么活起来?每一场戏要如何真正的好看?如何做到既生动又准确?这些都是时时刻刻提醒创作者的问题。

这部电影的节奏缓慢,人物行事慢,说话慢,没有强烈剧情冲突,没有惊心动魄的声音特效。这和当下影院里流行的商业片形成鲜明对比。静,不闹腾!是这部艺术影片最显著的特色!

电影的整体美学,要在写实与写意之间找到平衡,要在古典和现代之间找到平衡。

录音指导郑嘉庆在回顾创作思路时说他第一次和导演梅峰老师沟通剧本,希望影片的声音风格是什么样的?梅老师回答非常简单、直接:“我希望这部影片的声音很干净,不要过多的修饰,最好能有一些符号性的表达。

摄影上,对室内戏的处理,要做到平稳、简洁,要有强烈的封闭感。它要与外部环境的空间形成视觉反差。

导演梅峰之所以定这样基调,因为他读懂了老舍!老舍一直在用局外人的身份写他笔下的丁务源和尤大兴,他要做的就是讲故事,用白描的手法去呈现,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其个中是非曲直,作家并不表态。所以梅峰在评价老舍作品时,说了:“这部电影的基调,就是在哀其不幸的感叹里,有悲伤和同情”

美术上,要做到朴素,要努力营造现实的真实。要放弃一切虚饰和繁复,而达到克制、简约。在物的细节上,要做好文章。要有民国时代乡间市井风物志的质感。

影片从头至尾都是采用自然环境的声音,渲染气氛,尽量减少音乐的使用带来的主观诱导。

在物的细节上要有风物志的质感

3、一个褪去核心角色的影片

声音上,要以同期声强化戏剧空间内部的吸引力,要选取自然环境声,渲染气氛。尽可能减少音乐的使用带来的主观诱导。

原小说以农场主任丁务源、全能艺术家秦妙斋、新任农场主任尤大兴,三个男性角色为中心展开叙事,用物产丰饶的农场经营状况为主线将三个人串联在一起。改编的剧本在结构上和原小说一脉相承,在人物塑造上,细化了原小说中面貌不清的股东,增加了许老板、佟老板、三姨太和佟逸芳等角色。

电影的整体视角是观察式的,不要强化主观介入。

电影是一场三幕剧,每个角色都在自己的舞台是主角,他们用自己的语言、动作、神情呈现自己独特的精神特质。创作者想表达,这就是民国时期中国社会各阶层人物的呈现,没有黑白、好坏之分,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宿命,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辛苦!

从最终的完成性考量,即使电影对原作有所取舍,但始终还是要跟随、还原老舍先生作品的精神基调。这个基调,就是在哀其不幸的感叹里,有悲伤与同情。

2017年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揭晓“天坛奖”,《不成问题的问题》成为获奖的唯一一部中国影片。饰演丁务源的范伟获得最佳男主角奖,编剧梅峰、黄石获得最佳编剧奖。范伟还凭此片获得第53届台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这些奖项论证了真正有艺术生命的影片,尽管褪去一切光华,依然可用它素朴的本质去博取观众的认可!

影片的摄影指导朱津京在书中说,拍摄时“始终秉持着扑面而来的真实感”。没错,尽管南艺电影馆的观影环境不是最佳状态,但是范伟饰演的“丁务源”,已经在那个雾气浓浓的清晨,带着草木的清香和鸡鸭的鸣叫,从银幕中走来,走进我的内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67677新澳门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汇报影片创作视角,《小意思的难点》是老舍先